娱乐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娱乐活动 >

人工智能不能帮普通学生逆袭高分上名校?

来源:http://www.zgzynews.com 责任编辑:凯发国际 2017-12-21 04:34

  人工智能不能帮普通学生逆袭,高分上名校?

一场高考状元与人工智能机器人PK高考数学的人机大战,让中小学智能化教育公司“学霸君”备受瞩目。

  

  

当时机器人Aidam和高考状元互有胜负,不过现在“Aidam每天都在变化一点点”,“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拾掇好“送女儿参与高考一样患得患失的心境”,回到繁忙的创业生活之中。兴办“学霸君”是1984年出世的张凯磊第二次创业,少年时他就是一个“学霸”,高考时以数学、物理双满分的成果进入南开大学数学基地班,20岁时休学兴办“问吧教育”。2008年,张凯磊投身金融行业,4年后回归教育行业再次创业。

  

 

  

20171月,“学霸君”完成由招商局资本和远翼投资领投的1亿美元的C轮融资。截至20175月,“学霸君”App积累了超越8000万学生用户,累计解决问题近100亿道,答疑命中率行业抢先。在前期海量数据积累的基础上,“学霸君”研宣布以Aidam为代表的智能教育机器人系统,帮助教师和学生提升教学效率和学习效果。

  

 

  

人工智能可否改动教育不均衡

  

 

  

在承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张凯磊直言不讳,许多人只看到人机大战的噱头,并不清楚Aidam是做什么用的,甚至问他“以后真的要机器人去参与高考吗?”实际上,研发Aidam和张凯磊创业的初心有关。

  

 

  

2012年高考完毕后,网上有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衡水中学的一位毕业生把自己高中3年做过的一切试卷摞起来竟然有2.41米高!这张照片深深地触动了张凯磊,他和合伙人一同今夜评论,“为什么学生的压力越来越大,中国的教育到底有哪些问题,有没有可能改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状”。

  

 

  

“优质的教育资源背面是优质师资。”张凯磊想到自己高中时的数学教师周海宁,他要求每个学生整理自己的错题,然后帮助学生做统计剖析,有针对性地温习。在这套学习方法下,即使高三张凯磊也没有挑灯夜战做许多卷子,高考数学却拿了满分。

  

 

  

于是,张凯磊赶回母校上海市延安中学,专门去和周教师评论教学应该怎么做。延安中学的树木生气勃勃,张凯磊似乎重回年少时光,“周教师批改作业后做的就是个性化训练,他通知我们:有的题可以不做,有的题要重点做重复考虑。他在补足学生的缺陷,而不是去做更多无用的偏、难、怪题”。

  

 

  

昔日一心备战高考的少年终究是不同了,张凯磊在想:有没有可能让系统掌握像周教师一样了解学情、剖析学情的才干,让更多教师成为周教师,让更多学生成为学霸呢?

  

 

  

闲暇时,张凯磊喜欢看美国职业篮球队勇士队的比赛,也关注相关报道。他发现,在每个勇士队队员的训练服里有20多个传感器。在数据的辅导下,人工智能不能帮普通教练有可能组织队员去做与篮球看似无关的训练,比方游水、短跑,却能大幅进步他们的打球才干。

  

 

  

张凯磊以为,考试同理,有针对性地训练刷题才干提升成果。“中学数学大概有3529个考点,均匀每个做三四道题就够了,总共有1万多道标题,但是绝大部分学生面对的练习题有三四万道,75%的宝贵时间都被浪费了”。

  

 

  

他要用技能改动教育。201310月,“学霸君”横空出世,前期经过拍照答疑为学生用户及时地解决学习问题。两年多后,研发Aidam正式立项。

  

 

  

我们的标语一直是:干掉学区房!

  

 

  

Aidam不是一个实体,而是一个以深度学习、专家系统和自然语言理解为中心的复杂系统。

  

 

  

为了打造它,张凯磊集结了200多名业界顶尖技能人员和优秀的教师准备大干一场。但是一开始,“两边的人一坐下来就吵架”,工程师要逻辑需求,学生逆袭高分上名校?教师只能讲例子,教师又觉得工程师不懂学生。吵了几十次之后,张凯磊想了一个方法——“让教师懂技能,让技能人员懂教学”。

  

 

  

他逼着教师学写代码,逼着工程师从头学解题,“让他们相互影响,把团队‘逼’到一同,才干把这个事情做起来”。如今,在北京绿地中心宽阔的办公室里,张凯磊笑得云淡风轻:“我硬生生地发明出了一个新的‘工种’。”

  

 

  

在这些“新工种”成员日以继夜地打磨下,Aidam变得越来越聪明。在实验室里模拟做高考数学试题的时分,“我们看着它的成果从二十几分一点一点地涨”,起先每个礼拜只涨一两分,直至人机大战之前,成果基本上在125~130分,最高成果是139分。

  

 

  

虽然知道“女儿”Aidam的成果还不错,但是在67日和往届高考状元PK的现场,张凯磊还是体验到了等候孩子出分的焦灼,“那6个高考状元太能考了!”所幸,Aidam发挥安稳,最后得分134分。高考状元两两一组答题,3组的得分分别是146分、140分和119分。

  

 

  

“高考状元或者说学霸的学习途径更为高效。”张凯磊希望,用人工智能的手段,让普通学生能掌握学霸的学习方法,进而逆袭成为一个优秀学生,让普通中学可以逆袭成为重点中学,整个社会不再有教育资源不均衡之困,“所以我们的标语一直是‘干掉学区房!’”。

  

 

  

理想正在变成现实。张凯磊介绍,在安徽省一所普通中学,全年级运用Ai学”的系统里,机器阅卷、个性化辅导、个性化学习、教案改善等已变成可能,年级组长甚至可以经过一张表来看清楚整个年级的教学效率的改动。

  

 

  

不过即使技能超速前进,张凯磊仍然以为,“人工智能不可能替代教师,它只是辅佐教师成为超级教师”。

  

 

  

用技能改动教育一路向前

  

 

  

最初立项研发Aidam,是2016年“学霸君”总部从上海迁到北京之后才作出的战略规划。

  

 

  

“上海有非常好的资源,但跟公司的目标——效劳全国市场相比还是有必定距离的。”张凯磊觉得北京是一个“很糙但充满了创业生机的城市”。虽然呈现了一批早期员工离任,还有可以预见的全体调适期,但是他执意带领团队北上。

  

 

  

自己认定了的事,就绝对坚持、绝不妥协是张凯磊创业的一股劲儿。这股劲儿在他20岁第一次创业时就展示无遗。

  

 

  

刚上大二,张凯磊就“按捺不住一颗躁动的心,拼命想要做点事”,于是不顾家人对立,休学办培训班。

  

 

  

培训班做大后他顺势兴办“问吧教育”。2006年,“问吧教育”拿到500万元A轮融资,一年流水接近1亿元。时年21岁的张凯磊被称为“天津大学生中最年轻的CEO”。但是,一路顺风顺水的他在公司B轮融资上失利了,后来公司被安博教育集团收买。

  

 

  

张凯磊决议回学校继续学业,2008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金融行业,主导了多个消费品项目的投资。

  

 

  

创业的火苗从未熄灭。“只需做过教师,这一辈子都会有兴趣去继续做教育。”张凯磊说,直到今日,高考还是改动中国人命运的最大通道。他在做培训班的时分,许多学生进步了几十分考上了朝思暮想的大学,真心实意地来感谢自己,那种愉悦感无与伦比。

  

 

  

2012年,张凯磊从头动身,兴办“学霸君”的母公司“问吧科技”。两次创业公司的称号都有“问吧”,他却直言“跟情怀不要紧。我就是觉得前次没做好,这次要做好”。

  

 

  

这一次,在互联网+教育浪潮的席卷下,K12范畴的竞争比红海更红。张凯磊并没有一直“看着对手”,他以为,最终是市场而非对手决议公司价值。相对于其他公司旨在“做大”,张凯磊“更关怀学生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搜这道题,要解决什么问题,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为什么会碰到这些困难”。他强调,“学霸君”本质上是一个教育公司而非互联网公司,“在用技能改动教育的路上,我们一路向前”。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